邹祺明律师: 18868790778

劳动仲裁后又起诉,增加的新请求,能否合并审

时间:2021-02-18

我是杭州邹祺明律师,根据我国的法律规定,对于劳动争议的案件,必须经过劳动仲裁,对仲裁结果不服的,才可以向法院起诉,这种规定叫劳动仲裁前置程序。此处所说的新的诉讼请求指的是在劳动仲裁时,员工未提该项请求,而是在法院诉讼阶段才第一次提出。
对于这种情形,我国的法律有明确的规定,在2001年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后,当事人增加诉讼请求的,如该诉讼请求与讼争的劳动争议具有不可分性,应当合并审理;如属独立的劳动争议,应当告知当事人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根据上述的法律规定,只有当该项诉讼请求与诉争的劳动争议具有不可分性时,法院应当合并审理,否则应当告知其提起劳动仲裁实现自己的请求。那什么叫与诉争的劳动争议具有不可分性的诉讼请求呢?通过案例检索以下的几种情况属于可分性和不可分性的诉讼请求:
(1)韩某某在诉讼时的诉讼请求,与仲裁请求有所增加,其在仲裁时请求继续履行原劳动合同,在诉讼时要求与长三角人力资源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均属于关于劳动合同方面的请求,且其要求的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等均是以解除劳动合同为前提的,其在诉讼时新增的各项诉讼请求,包括工伤保险待遇方面的诉讼请求,应认定与诉争的劳动争议具有不可分性,应当合并审理。徐州中院的【(2018)苏03民终157号】
(2)关于是否应支付生活费差额的问题。刘某某在一审时的诉讼请求是要求补足待岗期间的生活费的差额,在申请仲裁时主张的是补足在职期间工资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差额,其并未主张生活费。刘某某在诉讼中增加的诉讼请求与本案争议存在不可分性,为减少当事人的诉累,本院予以一并处理。济南中院的【(2018)鲁01民终516号】
(3)本院认为,杨某某一审新增的诉请要求仲恺农学院补缴自2014年9月起欠缴的公积金、社保养老、医保等费用,与其他仲裁请求是可分的,未经仲裁前置程序裁决,本院在本案中不予审查处理。广州中院的【(2017)粤01民终24276号】
(4)本院认为,一审法院依职权调取晋劳仲不青字【2016】18号一案劳动人事仲裁申请书、询问笔录,而闽洁公司也自行提供了与上述内容一致的证据并明确说明该证据的证明对象,一审法院将该证据出示给王某某质证,程序合法。王某某于一审提出解除合同、支付工资和经济补偿金、补缴社会保险的诉讼请求,系基于王某某与闽洁公司解除劳动合同这一事实产生,与其劳动仲裁申请事项具有不可分性,一审法院将其合并审理,并无不当。泉州市中院的【(2018)闽05民终174号】
(5)关于新增诉讼请求是否合并审理的问题。本案中,邓某某关于恒升公司向其支付2016年5月至7月工资差额的诉讼请求,虽然超出了原仲裁申请事项,但该请求与邓某某要求恒升公司向其支付2016年8月至10月工资差额的仲裁申请事项系基于同一法律关系而提出,该两项请求的审理具有不可分性,一审将该新增诉讼请求与邓某某要求支付2016年8月至10月工资差额的仲裁申请事项合并审理并无不当。成都中院的【(2017)川01民终15452号】
(6)关于苟某某主张农垦宾馆公司支付其垫付的社会保险金的请求属于一审诉讼时提出的新的诉讼请求,苟某某就该项请求应先提起仲裁,其庭审时陈述已于2017年11月针对社会保险金提起了仲裁,且仲裁委已经受理,并出具了甘劳人仲立字(2017)第240号案件受理通知书,故依据法律规定,本院在本案中对此不予处理。兰州中院的【(2017)甘01民终3561号】
(7)向某某请求台利公司支付因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22万元,因该项请求未经过仲裁前置程序,又属于独立的劳动争议,故本院不予处理,高某某可另行主张。宣城中院的【(2018)皖18民终6号】
(8)关于沈某某在一审中所主张的经济补偿金、损害赔偿金及经济补偿金利息等三项诉讼请求,与沈中秋在仲裁阶段所提其他仲裁请求,性质不同,不具有不可分性,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相关规定,原审法院在本案中对该三项诉讼请求未予处理,符合法律规定。杭州中院的【(2016)浙01民终6723号】
上面案例中法院对于在诉讼中增加新的诉讼请求不予合并审理和一并处理的原因说理部分很少,大多是认为诉讼请求独立,性质不同,可以另行主张。所以大家可以根据各自的情况对号入座,同时在仲裁时不要遗漏仲裁请求,免得重新走一遍程序,费时费力。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